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

阅读:0
听报道

昨天早上传来张进老师的噩耗,我正发着烧赶作业,心咯噔一下,心碎的声音,眼泪立即就流出来。

张进老师于我是特别的存在,既是新闻路上的领导,又是抑郁领域的扶持人,是照亮黑夜里的我的一束光。

作为30多年的老新闻人,张进老师总是谦逊且勤奋,对一切事情保持初心般的兴趣。和他一起做封面报道太行山大水,最后一关去当地县政府核对一些事,自以为证据真理在握的我,作为年轻记者吹眉毛瞪眼走进基层政府“找茬”。张老师却老道地跟政府工作人员搭讪,故意说,“哎呀,同志,你看我们从洪灾一线来,脚上泥巴把你们办公室地弄脏了吧。我来打扫打扫。”

扫地间隙,他和基层工作人员套起近乎,问到了想要的资料。出了政府大门,张进老师立即教育我,你以为我真要扫地呀。我假模假样扫地手机为了放松他们戒备。你这幅扯高气昂的样子,没人会理你的。受这个经验启发,他立即写了给年轻记者的六条建议的新闻业务贴。对于这六条,我是服气的。

张进老师的人生上半场新闻,下半场渡过抗抑郁引路人,我有幸都见证过。他完全没有领导架子,在他面前我才会眉飞色舞、没大没小,完全放飞自我。我总是开玩笑说,张老师您的抗抑郁症公司,我来给您做首席运营官吧,咱们一起实现千万富翁级别,不是梦。

我们还真一起去见过几位投资人。但张进老师完全没跟投资人谈怎么盈利,只是谈他的知行结合的渡过基地如何运作。不靠谱的我在旁边补充资本运作。于张进老师,这不是盈利,而是一份扶持抑郁症的公益事业。

老天选择了他得抑郁症,就是让他充分了解抑郁症,普度众生。我一直觉得张进老师身上有一种至纯至善的悲悯情怀,接近佛性,我一直认为张进老师是我遇到的人中最接近圣人的。总是友善耐心待人,大家有了任何困难,第一个总想到找张进老师倾诉。大家都喜欢他。

于我,张进老师也是那样一束光的存在。从武汉回来后,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到去年三月,我微信告诉他,我觉得自己不太对劲。张进老师立即到我家看我,我边做饭边跟他哭诉,慢慢也就愈合了。张进老师总是耐心地听我说,再温和地说:不要逼自己呀,接受自己呀,你现在只是能量缺乏,在消极储能而已。在他的陪伴下,我没吃任何药物也就走出低谷期。真的是一道光的存在呀,照亮了黑暗里瑟瑟的我。

及至今年四月,我听说张进老师查出肺癌,再次心疼不已,老天要让张进成为多么圣的人,才一次又一次又大招考验他呢。可是我只希望张进老师是平平安安的好人呀。张进老师再一次发挥他的乐观主义精神和理性精神,写出了患癌经验分享贴,照亮了瑟瑟发抖的癌症患者。在术后住院期间,他还不忘新闻人本色,写出护工故事。他的生命都在记录,观察,分享。

离京,张进老师是我最不舍的人。离京前一堆琐碎事,他说太忙了,就不要去看他了。我坚持要到他家去看他。当时正在封控期,我在他楼下见了一面,精神状态尚好。我们用手机自拍了一场照片,那天阳光正好,我们也笑得正好。我说:好好养病,明年我就回来看你了。他说好,到时候一起去渡过基地住几天。然而这一别就永恒。

我是借着张老师的光,才走出黑暗。我永远感激张进老师。深深缅怀,痛失一位亦师亦友的师长。

世界少了他,又多添一份寒意。其他诸君,且珍重。

 

话题:



0

推荐

萧辉

萧辉

3篇文章 1次访问 14天前更新

财新记者

文章
  • 个人分类
全部文章 3篇